头像、封面纳纳子by魔方鱼
恋爱脑玛丽苏,bg战士不吃腐。
产粮首发微博大小号,也叫米叔叔。
没节操爱爬墙。
纳纳子我老公!
是个亲切的痴汉。
详细属性戳↓

【elona元素神乙女向】伊尔瓦最凶恋爱危机6

50.

元素神神殿(原址)。


不知不觉间,在整个神殿活动的神仆全都聚集在了狱的侦测器前。


眼下可谓是百闻不如一见……不,是自创世以来都难见得一次的元素神大人真★黑历史★大放送时间。

即便是以忠诚和死脑筋闻名的元素神神仆们,也被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忍不住来凑个热闹。毕竟世界都毁灭了个十来回了,这大放送却还是头一回。

再说了直播的是机械神本人,他们打不过也阻止不了,所以他们这么跟着围观也是迫不得已,没错。


挨个接过了机械神夫人给的爆米花桶,神仆们觉得他们以前对机械神或许有点偏见——总之,元素神大人和机械神一直很不对版,所以拿走机械神夫人的爆米花也算是对机械神本人造成了一定的经济制裁,这是元素神大人乐于见到的。没错,就是这样。


哪怕是百拐千拐,只要愿意想,总能把路子走通的。


吃着上司的死对头势力给的爆米花,看着上司的死对头势力直播的他的八卦,甚至还有点想笑——虽然这事给他们整得“正当化”了,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于是他们一个二个捂着眼睛从指缝里看。


备受瞩目的骂战已经从小学生进化到了幼儿园阶段,两人已经翻起了旧账,捡起鸡毛蒜皮就往对方身上丢。


“要不是我全程围观,你说他们没交往过我是不信的。”狱感叹道。

他们这已经不知道跳了几个阶段了,完全就是对进入中年危机的老夫妻。

因为一点细枝末节就吵个不停,但又不会离开彼此,其中的细腻的感情自不用明说。


“哈哈哈哈哈,挚友把小姑娘看得真仔细,是真的很喜欢小姑娘了吧!”

“赞同,大人的视线很少从艾温小姐身上移开过,不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他的跟踪狂行为就没听过。”神仆和大地神一唱一和道。

“艾温也是一样啊。”狱耸耸肩,“他俩真是绝配。”


大概全世界就他们自己不知道他俩是两情相悦吧。


51.

特等席的几位观众在自己给自己分析着吃狗粮的同时,心里还想着一样的事。


——差不多是时候给这场骂战来点转机了。


“转机?什么转机?”欧巴德斯问道。

“什么都好,想办法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就行。”狱说,“比如,你弄个地震啥的?记得把握力道,让那俩智障能在颠簸中撞在一起。”

“呼哈哈哈哈,这点子不错!”


于是大地神便打算将挚友的住所当做震源引发下界的地震。


——周围都是些缺心眼,元素神确实挺惨的。狱这么想。


不过大地神那一发地震掌最终还是没拍出去。


因为转机来了。


52.

脸上似乎还残留着擦肩而过的火焰的热量,我不可置信地颤抖了起来。


“你、你居然敢打我!?”


“我、我没有想要攻击你的……”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慌乱,“只是一瞬间未能控制住……”


“你居然打我!”

“我不是故意的!”

“你混蛋!”我往他那丢了几发暗器。

“我不想攻击的,真的很抱歉!”他别身躲过。

“我不听我不听!”


我发泄一般地把身上的暗器一股脑朝他丢了个干净,他又是躲又是接,等我丢空我的储备时我俩都有点气喘吁吁。


这么一发泄我冷静了不少,“伊耙子……”我看着他问道:“你喜欢我吗?”

他在我喊他“伊耙子”的时候眉头跳了跳,在喘了几口气之后,轻声说道:“……喜欢的。”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害羞,他的脸上飞了层薄薄的红云。


“有多喜欢?比欧蒂娜还喜欢?”

——这句话我没有问出口。


听到他肯定的答复,我自然是欣喜雀跃的,但当理想成真,我就不得不认真考虑现实问题。


我可能是有精神洁癖吧。

我本就是个自卑阴沉的性子,我认为我是绝对比不过他的前女友欧蒂娜的。

而且就如艾利所说,他们分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感情破裂,而是其中一方留给另一个遗憾和自责之后离世的。

有句话说感情路上谁也打不过死人,就是这个道理啊。

更何况,前女友并没有完全离开。她忘记了一切复活了,他们还是同僚,关系还不错。


这一切真是太糟了。


是个人都明白这段感情的隐患很大。


我并不是那种爽过了,曾经拥有过就好的爽快类型,我对于爱情从来都是现实且悲观的。这么说吧,我喜欢爱情,喜欢脑补爱情,但现实中我却害怕它,就像叶公好龙一样。

所以我更加需要冷静思考。


我放下叉腰的手,收回了表情,静静地看着站在我眼前的男人。

这个人他高大、英俊,虽然现在看上去有些狼狈,但仍然有着难掩的威严。


我与他相处的时间,于我自己而言不算短,但我鲜少这么直接地面对他,他留给我的更多的是那伟岸的背影。


无数个日夜,我以各种理由与他同行,跟在他身后打量他,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静悄悄地表达自己的心意。


“谢谢你。”我说,“谢谢你愿意喜欢我。”

他的眼睛亮了亮。

“但我觉得,起码目前,我们不适合在一起。”

“……为何?”

我尽量平静道:“恋爱不是彼此喜欢就可以开始的。我认为和您交往的话,我最终不会幸福。”

“……”

我不敢看他的表情,垂目道:“其实我现在还有些混乱,所以给我们彼此一点时间思考吧。”


“现在,请您离开吧。”



53.

“其实那火焰便是他没有控制住的自己的情绪,吾友他本就是元素,那一刻他气得连形都稳不住了。”

“而且最后大人也控制着把火焰转向了。”

大地神和死鱼眼神仆自言自语着。


“那又怎么样,总不能说是大声喊‘我和谁结婚关你屁事,总之不会是你!’的艾温的错吧。”狱抱着膝盖嘟囔着。


神仆和大地神沉默了一会,表示赞同:“是了,谁对谁错从来不是重点。”


大地神道:“那么我继续砸地板?”


54.

“先别了吧,太便宜他了……不如我们来押他们这回能不能和好吧,买定离手哦,我押全部财产他们能和好。”


55.

——所以是BE吗?


在婚礼现场看戏的群众们除了有感叹“终于好结束了吗”的以外,也有不少感到遗憾的。


在舞台上僵直的男人让辛恩恨铁不成钢。

——这时候就应该一扑二抱三强吻啊你个白痴!!


就连躲在不远处的元素神大人带来的神仆也为他的主人着急了,他了解以他家主子高傲又迟钝的性子,就这么放手然后一个人郁郁寡欢的可能性很大。


说白了他家主子和艾温小姐一个闷骚一个爱钻牛角尖,谈恋爱一路都在吃亏不说,苦了自己还苦了别人。


56.

一席话说完我不再理他。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逐渐浮现的记忆和眼前一片混沌的会场让我两眼一黑。

我甚至想扭头继续和他吵架然后装作气得晕过去。


看来我还不能和他一刀两断,这烂摊子我不能一个人收拾。


我找到了小姑娘和艾利她们,正打算过去来个猛虎落地式道歉时,听见背后传来了异样的声响。


那是极其细微的,结冰之后又破碎的声音。


我回头,看到在他身前有细小的冰晶不断地掉落,然后砸在地板上,摔个粉碎。


——这人又想整什么幺蛾子,难道气疯了要用魔法把这里毁了吗?


想到这我抖了抖。


他可以说是极安全又可以说是极危险的神,我先前笃定他不会真的对我怎么样,一是因为盟约的束缚、我喝过的酒和对我自己的分量多少有些自信,二是因为我知道重视自己品行的他不会对无辜的人类如何。

但,他若是真的想要把这里炸了,以他的地位和实力,定有无数的办法把痕迹处理干净。


再结合我刚刚的言行,脾气再好的大贤者大概也会有一瞬的攻心吧。

说出去的狠话泼出去的水,被我呛了一口辣椒的他说不定真的生气了。


于是我怂了,我小心翼翼地将视线往上,试图通过观察的他的表情来判断是否该变换猛虎落地式道歉的优先级。


然后,我就傻了。


卧槽。


我大概是出现了幻觉。


我本以为散落的冰晶来自于一个华丽庞大的冰魔法,但结果却不是这样。


那些冰晶来自于他的眼睛。


有水珠从他的眼角流了下来,在下坠的过程中凝结成冰。


……一定是幻觉对吧??


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悲伤的神色,他只是将直视着我的眼睛睁得大了些许,看上去好像是在发愣。


所以这些从眼眶里掉出来的水滴,绝对不是泪水什么的吧!


我在做梦,对,我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呢!

我揉了揉眼睛,又掐了掐自己……嗯……算了我还是逃跑吧,钻进四次元口袋呆个几年再出来好了。


我好不容易恢复清明的头脑顷刻间又陷入混沌,满脑子“卧槽”的我在三观的废墟之中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不能……不能……为什么……”

 他眼神空洞,四周的水汽汇聚起来,在他背后绘出了不规则而又华丽的花纹。


“我明明……这么喜欢你……”


57.

“不好。”狱听见了大地神的低语。

“怎么了……”她刚想问,就发现眼前的影像变得模糊了起来,就像破碎的玻璃一样,细碎的裂纹逐渐布满了整个视野。

“这玩意又出了什么毛病……”她探过身子想要拍一拍机器,却被机械神拦住。


机械神和大地神站在狱的身前,他们抬头注视着满是裂痕的屏幕,面容严峻。


58.

——这又是发生了啥??


此刻,来自四海八荒的观众们心里都是一个念头。


原本看起来平静下来的女主如今看着男主的脸像是见鬼了一样,接着还一阵抓耳挠腮看着跟中邪似的。他们无比好奇就在一分钟都没有时间里他俩又有了什么情况,奈何男主依然保持着僵直的站姿背对着他们,他们再怎么伸长了脖子也看不到个所以然来。


……等一下,怎么感觉有点冷了?


59.

妈哎。


说真的,他冲进会场和我吵架,这些画面我都有想过。我想过他会来找我的可能性,我也想过他对于我的不告而别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就算认为它不可能发生,但也不妨碍我在脑内奔驰我的想象力。


但,我真的没想到——


他会被我弄哭。


“咿——”

我发出了迄今以来最为惨烈的悲鸣。


他微微颤抖着声音自言自语,眼泪掉个不停,不知不觉他的脚下已经满是冰渣了。


谁会想到威严庄重的元素神会哭,而且还这么能哭。

正常人照这个出水量,眼泪早就流干了。


吵架这事哭者为大啊,也是了,要不是受到什么天大的委屈,他堂堂神主大人怎么会哭得稀里哗啦的。

而且他背后的魔法符文感觉很不妙啊!


“咳、”我清了清嗓子,稍微和颜悦色了一些说道,“我刚刚是有点冲动……不过你也不应该就这么冲进来把我说一顿你说是吧,交流是相互的,你什么态度我就是什么态度。”我看了看他的脸色,我开口之后他发散的瞳孔稍微聚拢了一些,正直直地看着我。

我继续道:“或许我们之间是有点误会,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所以大家心平气和地好好聊聊吧?”


他幽幽地:“你没有错,全是我不好。”


然后就把话题聊死了。


靠。


我抹了把汗,温声道:“我们先不说谁对谁错了吧,总之……你看,现在其实也不适合聊这些,我们已经把别人的婚礼搞砸了……这些误会啦八卦啦啥啥的之后再说吧,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了……”


他不说话。


咿。


我感到一阵晕眩,他到底想干嘛啊?

“Hello?”他不表态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也不见他有动静,我俩又僵持了起来,而我这时终于注意到了吃瓜群众们如锋芒一样的目光,于是浑身尴尬。


想了想我实在不能让这尴尬再延长了,就哈腰道:“您要是不愿处理眼前的糟心事,那您可以先走一步?”他帮忙也就算了,要是就这么杵在这那也不利于我给现场气氛化冰。

我这话一出,他可算有了反应,我注意到他嘴角一动,然后地面上向我这浮起一片片冰花。


妈哎。


我顿了顿,又道:“要不这样,我给您拖个椅子,您先好生休息下。”说着我便张望着去取离得最近的椅子,却没想我刚一抬步,就觉得脚底一黏。我回头一看,只见脚底结了层冰,将我和地板定在了一起。


我擦。


我顿时想不通他的意图,他定着我不让我走,然后又一声不吭是想干嘛啊?

我小心翼翼地问:“您现在这么做……是想做什么啊?”

他愣了好一会,就在我以为他没听见或者不想回答的时候,他开口了:

“我不晓得……”

“我不想你离开……”

 “我想……和你和好……”


59.

如果两人之间有矛盾了,要怎么做才能和好呢?

哭过了闹过了吵过了,好好坐下交谈也不可能,这下真是无计可施了。

何况,我并没有想要和好,或者说和好和决裂相比的话,此刻我更加偏向于决裂。


但是……

但是呢……


如果他强硬一点,肯定一点,我说不定……会心软的吧。


说真的,又哭又这么挽留我的他……

我很受用……


60

我内心闪过无数种他接下来可能会展开的行动,我听见自己加剧的心跳声——啊啊我果然不是那么果决的女人啊!


“——你啊,有时候比我还傲娇哦。”

狱的话突然在我的脑中响起(这个“哦”用的还是第四声),我那时候对她的这句话嗤之以鼻,现在想想她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而且你的傲娇比我还难搞哦。”

是是是你说得都对啦!


真是的喜欢了这么久的男人怎么可能说放就放得下手啊!!退一万步来说好歹人家是神主!就算心不全在我身上,物质上肯定不会亏待我啊!现实点啊艾温,当什么青春痛文学女猪脚,祈求什么完美无瑕的爱情啊!不要因小失大和自己过不去啊!他都这么求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大不了心里人渣一点反正你不说没人知道啊!别作了别挑剔了自然地和他讲你想通了吧……


“咔啦——”


周围的压迫感一松,我周围的冰突然碎了,他缓缓地抬头,脸上有未干的泪痕。


我深吸了一口气——


“真的……对不起……”他说,“那么……再会吧。”


61

……


他向她道歉,向她道别。

但他还没有动。


他现在还动不了,心情和脚步一般沉重。

但是他下定了决心,当她转过身的那一刻,他会立刻消失。

从这会场消失,从她的人生里消失。


她沉默了好一会,终于有了动作。

他的心情跌落谷底。


她面无表情地抬起手——


62

“伊、兹、帕、鲁、特!!”我咬牙切齿地竖起中指。

“我干你娘!!”



======

一个悲伤的消息

绝命肝稿  

消失数天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