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封面纳纳子by魔方鱼
恋爱脑玛丽苏,bg战士不吃腐。
产粮首发微博大小号,也叫米叔叔。
没节操爱爬墙。
纳纳子我老公!
是个亲切的痴汉。
详细属性戳↓

【elona元素神乙女向】伊尔瓦最凶恋爱危机4

34.

在接受工作之前,我收到一个新的委托。


“拜托了,艾温,伴娘团里一个姑娘昨天被炸伤了,你能代替她一下吗?”艾利合掌请求道,“ 实在找不到人了!”


“炸伤?天哪,发生什么了?”

“她晚上在家用炼金术制药,然后火元素失衡所以——”


火元素——


想到某人的特长,我不自觉抖了抖,后来想到如果是他的话万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就又平静了下来。


“好的,没问题。”我说,“我也受到艾利不少的照顾,这点忙不算什么。”


“你愿意帮忙真是太好了!”艾利一脸欣慰,然后双手扶住我的肩膀,郑重其事道:“不过顺带一提,之后你要是嫁不出去,可不要怪我让你当伴娘。”

“……”


我维持着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容,在内心飞速回忆艾利可爱的一面,来阻止自己对着她翻白眼的冲动。


35.

神域之中,尽管调查棱镜院管理员下落的任务告一段落,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神仆们之后就闲着没事了。


抬头仰望一片凄惨的元素神神殿(或许叫前·神殿更为恰当?毕竟喊这么一片废墟为神殿感觉是对神主大人的大不敬),神仆们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和这片废墟差不多凄凉。


其实就这玩意要恢复如初也只是他们的领导动动手指的事情,可他们怎么敢让领导自己动手?

他们连让领导看到他的居所出现一条裂缝都不敢——虽说之前也有类似的情况,到最后元素神大人也没拿他们怎么样,但他们就是怕啊,就是心虚。这或许是中年领导特有的一种压迫力,让你觉得他不懂底层员工的疾苦,让你觉得他喜怒不形于色,喜欢出其不意给你套小鞋——虽然他们家主子早就超过“中年”这个阶段了,而外表则保持着青年的模样,但又怎么样呢?没人会觉得在这具最古老的年轻皮囊里有着年轻人的稚嫩和老年人的衰颓。


他们的元素神大人尊为神主,自有担得起这个名号的实力。

大人表面上总是带着礼貌客气的笑容,但走近他的时候,就会感受到那顺理成章的距离感。

作为最古的神,这个世界的历史从他的到来开始清晰,他看尽世界百态,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屹立不倒。世界就像一个棋局,而他就是坐在棋盘前随意拨弄着棋子的人。他总是一副老神在在胸有成竹的模样,无论是遇到多大的变故都能从容面对。


世间对他的看法各有不同,赞美亦或是谩骂从未停止过,但神自有神的想法。

神仆们相信,无论喜欢厌恶与否,甚至记不住他的名号,但元素神大人始终是最具神性的神——这个事实是无人会辩驳的。这也是他们追随他的理由。


直到元素神大人遇见了艾温小姐。


艾温小姐的到来不过几年,但就是这几年,她就把元素神大人之前用无数岁月塑造的形象毁于一旦——这么说好像有点过分,但事实就是如此。


艾温小姐把元素神大人构筑的高台打碎,把他拖下神主的王座,让他摔了下来——还是脸着地,鼻青脸肿的那种。

不得不承认被艾温小姐气得呲牙咧嘴,又横吃飞醋、自我拷问、甚至一脸吃屎地向宿敌讨教哄女孩子开心的办法的元素神大人有点……滑稽。


这样的元素神大人对于神仆们而言或许有点偶像人设崩塌的感觉,但是他们也挺喜欢的,应该说,更加亲切了吧。

虽说元素神大人在变亲切的同时智商也跟着下滑,神仆们要收拾的麻烦(而且通常会让他们觉得非常魔幻)也层出不穷,不过他们也挺开心的。


拜艾温小姐这么一闹,让大部分神仆又知道了他们的神主大人和欧帝娜大人一事,然而他们并没有和欧帝娜大人接触过,所以还是决定支持艾温小姐。


恋爱中的中年领导元素神大人变得麻烦又有点可爱了——尽管这是他本人绝对不想听到的评价。


他们由衷希望元素神大人能成功带着艾温小姐回来。


所以,辞职的事情就暂且放一放吧。


神仆们一边捡起砖头,一边无可奈何地想。


36.

“这工作待遇不错呀,为什么要辞职啊?”小姑娘的眼里充满了疑惑。


之前我答应了艾利的请求,顶替被炸伤的伴娘参加婚礼,而眼前这位小姑娘就是这场婚礼的主角,也就是新娘子了。


小姑娘很活泼,也非常热情,见面就把我从头到尾由里到外都夸了一顿。


我觉得我没必要把自己失恋的事搞得人人皆知,便含糊地说:“这个嘛……理由也很多啦。”


“我知道了,一定是和你那个领导有关吧!”小姑娘击掌道,“龟毛挑剔屁事多,下决定靠拍大腿一点也不人性!中年秃子都是这个毛病,疑神疑鬼又故作深沉牛逼哄哄的,固执得不得了以为自己是世界第一!”


小姑娘的一席话让我就“中年秃子”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下,他与其说是中年倒不如说是个老头(甚至说是化石?)但他又是年轻的外貌……所以两者中和一下说他是中年大概也没毛病。


“他头发还挺浓密的。”于是我避重就轻道。

“你怎么知道他头顶上的是不是假发?”小姑娘飞速反驳。


我沉思了一下发现我确实没有证明他的头发是扎根在头皮上的证据,遂道:“在理。”


“我以前也在一个中年领导手下工作过,没几天就干不下去了。”小姑娘一脸嫌弃地说道,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而且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还喜欢对年轻的小姑娘动手动脚的……你没被他怎么怎么的吧?”


没被他怎么怎么的——

脑海里突然闪过了若干画面。

凭良心说,我和他的这几年,就算是我强行以悲观的角度去客观地回忆,说没有一点暧昧是不可能的。

当我们的事从艾利——一个旁人的嘴里讲述出来的时候,“他说不定是喜欢我的”这个想法变得清晰了起来。

但,我已经逃跑了,所以这些画面、这些记忆到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我的回忆变成了一段看起来“明显就是有而且非常难以启齿”的沉默。


“……艾温姐,告他吧。”小姑娘侃然正色了起来,“帕罗米亚妇联永远站在你的身后。”


37.

“居然把自己的神殿炸成这样,看起来他真的是气得不轻。”狱拖着玛尼来到元素神神殿,对着一堆残垣断壁感叹道。


除了玛尼和狱以外,同行的还有欧巴德斯——因为“顺路。”


艾温用全力布置的对神性机关不仅阻止了元素神大人的脚步,也遮住了狱丢出去的探测器的视线(不过实际图像应该还是比元素神大人所看到的要清晰多了)。

而对于元素神大人本身的话——尽管元素神大人看在艾温的面子上对狱已经是尽可能的容忍了,但保持安全距离的意识狱还是有的,倒不是说害怕,而是她不想惹麻烦,何况还是在对方暴怒失去理智的情况下。


说白了,因为各种原因,探测器传来的信息精度不够理想,三分靠观察,七分靠联想。


机械神玛尼自然有提高精度的办法,但是要他再帮忙的条件嘛——由他的表情再联想到上次木屋的经历……狱怂了。


所以,她才来到这有着观察对象浓厚魔力的地方,借着这股魔力提高她的观测精度。


不过饶是她对元素神神殿的情况有了心理准备(她家的抗震板都震了好几次),但真的目睹实景时还是被震撼到了,甚至勾起了她一些不好的回忆。


指尖传来了冰凉坚硬的触感。

她的手被牵了起来。

狱微笑着对玛尼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关系。


她拉着玛尼的手在废墟之中漫步。

“我能理解艾温的心情。”狱低声道。


爱神欧帝娜在第三纪元时对诸神的暴行失望,为了拯救世界而牺牲了自己,若干纪元后,她失去了记忆,以治愈神朱亚的身份醒来并开始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新生活,她忘记了曾经的未婚夫,关心起了大地神来。

对此一无所知的艾温就这般与朱亚成为了从工作到少女心都有共同话题的好友。


然后朝夕相处的心友突然就变成了自己暗恋的对象的前未婚妻。

真的是一点预兆都没有。欧帝娜早在第三纪元就已辞世,真正接触过她的人到如今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那本诸神的八卦秘辛也藏在图书馆深处,若不是艾温闲得发慌喜欢探究到底的收集癖外加强迫症,它可能会尘封到世界末日。

元素神对治愈神的态度起初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有些事情只要你带有某种特殊的眼光看,就会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了。


再说得直接点,艾温的心友变成了暗恋对象的意中人。

元素神伊兹帕鲁特曾经为了未婚妻欧帝娜的死而感到非常自责并且自暴自弃……说真的无论是“自责”还是“自暴自弃”的元素神都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元素神一点点的失态能让艾温沾沾自喜许久,她以为她在元素神心中是有点分量的。事实或许也正是如此,但她的分量比起为之“自责”和“自暴自弃”的欧帝娜而言还是微不足道吧。


这给人的打击非常大,就好像是被双重NTR了一般,即便左右双方都是她非常喜欢的人,她也实在没办法祝福他们,而且也正是因为左右双方她都喜欢,所以她无法对任何一个人发泄内心的不快。

更何况艾温她本质上自卑又消沉,不选择争取而是逃跑是再正常不过了。


做事优柔寡断且瞻前顾后的她这次走得这么干脆,对她而言已经是一种突破。


虽然很同情她——但是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和我说一下,可恶,等找到机会我一定要扯着她的耳朵兴师问罪!——狱这么想。


身边玛尼的停住了。

这停顿将狱的思绪拉回,她先是好奇地望了望玛尼——然而并没有从他的扑克脸上看出什么,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然后她蹙起了眉。


眼前什么都没有。


在一片废墟之中,只有这块地方显得特别干净。没有破碎的瓦砾、没有魔力的波动,没有色彩、没有气味没有声音……没有任何东西,她能看见的只是一团暗到几连视线都无法投过去的痕迹。


这块空间的存在消失了。


“这里被元素神大人的魔力蒸发了。”神仆走过来解释道,他现在对这块空间感到无比头疼。


“蒸发……至于吗……”狱咋舌,“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他气成那样啊。”


“具体不清楚。”神仆摇摇头,“这里原本放着棱镜院的保管箱,元素神大人在殿内找了艾温小姐一圈无果之后就来到了这里。”


“然后大人看到了艾温小姐的辞职书。”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