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封面纳纳子by魔方鱼
恋爱脑玛丽苏,bg战士不吃腐。
产粮首发微博大小号,也叫米叔叔。
没节操爱爬墙。
纳纳子我老公!
是个亲切的痴汉。
详细属性戳↓

【elona元素神乙女向】伊尔瓦最凶恋爱危机3

26.

“什么!居然有渣得这么规范的男人!”艾利“咚”地一声把酒杯砸在桌上,“你等着,我要写长文挂他!”

 

我被她的反应吓到了,抹汗道:“额……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没这么夸张?”她怒,“隐瞒恋爱史、把未婚妻气到失忆,失忆的未婚妻和他的朋友好了,他又和未婚妻不清不楚,然后还来撩你?这不就是个广撒网找备胎的渣男吗!”

 

我汗颜,用仅有的良知解释道:“他也不是刻意隐瞒啦,只是没有和我主动说过,我也没问过……而且他和前未婚妻也不是不清不楚,只是像对待优秀的后辈而已……再有那个撩……大概是我想多……”

 

“你怎么能替他说话呢!”艾利又砸了下桌子,“恋爱双方都应该有知道对方底细的权利!知情权!凭什么他晓得去调查你的身世却不晓得告诉你他的身世?”

“还什么‘只是不说’……他这一次只是不说他的恋爱史,下次不说的可能就是婚检报告了!”

 

不不,我觉得他不需要做婚检……


“还有那个未婚妻啊?当初解除婚约的理由也是很不妙啊?——把未婚妻气到失忆?我算是知道他为什么要隐瞒这段婚约了,如果是感情破裂分手那还好说,但这就是他自己渣的错!然后还自责?自暴自弃?啧,渣完就算了,他还念念不忘呢!”

 

扎心了老铁……

我内心吐了口老血。

 

“所以他才不会把这段破事告诉你呢,别说你了,是个人都不会靠近这种家伙的!”

 

我缩了缩,不知该怎么反驳……

 

艾利喝了不少酒,处于醉酒状态的她情绪很是激动,有一种无法辩驳的可怕气场,“再有,未婚妻醒了他也不告诉她事实,而是让她以新身份活下去……我知道你一定会想说他这么做是为她好……切,在我看来他只是想逃避责任!试问哪个欠钱的不希望他的债主失忆啊!他这算盘打得可真好啊?”

 

 

“而且啊,未婚妻后来还和他的朋友好了,而这未婚妻也是你的好朋友,他这一脚插进来之前不想想要避嫌吗——顺便我觉得和未婚妻好的他朋友也不是什么好鸟。”

 

我默默为无辜躺枪的大地神点蜡。

 

“最后就是他撩你……会有对没兴趣的女人特殊照顾、一喊就到送货上门、带她二人度假、陪她聊通宵、手把手教她各种业务、掏空心思准备礼物、不让别的男人靠近还牵着她的手给她读睡前故事的男人吗?不存在的!这人明显就是在追你啊!”

 

……

她的这番话让我极为震撼并深吸一口气,我颤抖道:“刚刚这句麻烦你再说一次。”

 

“就这点出息!”她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我的脑袋,“你好不容易下决心离开这个人渣骗子了,可千万不要再回去了!”

 

“聪明人不会在同一个坑栽第二次!”

 

27.

“哈啾。”


神仆僵硬了,只有那根不断跳动着的眉毛表达了他内心的震撼。

 

——元素神大人……刚刚是在打喷嚏吗?

 

元素神大人……原来也是会打喷嚏的吗??


元素神大人……为什么会打喷嚏呢??

 

神仆思考了一下,就想到了答案。

 

——因为艾温小姐不在了。

 

整个神域都知道元素神大人没了艾温小姐之后就会变得不正常。

所以他会打喷嚏也是因为艾温小姐的缘故。

 

对自己的猜测满意地点点头,神仆又看到元素神大人在向他招手。

 

“汝维持这个阵。”元素神大人指了指半空中的中型魔法阵。

“是,大人。”

 

他们现在正想办法破解艾温小姐留下的机关。

 

从特尔斐离开之后,元素神大人又直奔特帕罗米亚,可这第二次的路明显和第一次不同了,一路上铺着各种各样的机关,有拦路的,有障眼的,而且每个针对的对象都很明显。


每个机关对元素魔法和神性有都特效。

 

“……她来过了。”元素神大人低声道。

她不止来过了,还可能是和他擦肩而过。

 

时间差安排得天衣无缝,他们完美地错过了。

 

要破解这些机关并不难,元素神大人一个大魔法炸过去就是分分钟搞定的事,但艾温小姐也不是省油的,她早就料到了这点,所以布置机关的地点都很刁钻,多数都在人类聚集的地方,逼得元素神大人只能放弃使用大型魔法。

 

所以,他们只能如此这般,用中小型魔法一点点破解机关。

 

难度倒是没有,但是很费时。

 

而这就是艾温小姐的目的。

 

他们已经为此花费了不少时间,而破解工程才刚刚过半。每过去一分,元素神大人的脸色就越难看。

 

“可恶的死丫头……”

元素神说这句话时的语调让神仆不禁觉得还是不要让艾温小姐被抓到的好,这样她或许还能多活几天。

 

在神仆走进魔法阵的时候,神域的那些人来了消息。

 

“神域所有角落都调查过了。”死鱼眼神仆的影像出现在半空,“连机械神那边也没有痕迹。”

 

“嗯。”元素神大人点点头,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不过机械神夫人给了一些意见。”神仆接着道。

“什么?”

 

“好久没看她跑得这么走心了,她这次应该是豁出去了。”神仆模仿着机械神夫人的语调,“所以我想这应该是之前所有积怨的爆发,换句话说,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一劳永逸了。”

 

——这吾当然明白。元素神大人心想。


“而且——”神仆面无表情地做了个手势,“这也是生米煮成熟饭的大好时机。”

 

噗————

如果元素神身边的神仆在喝水,那他一定会把这口水喷出来。

 

“争执之后的和好,那就是干柴配上烈火,在情绪激动的前提下做任何事都会变得容易的~”神仆如复读机一般复述机械神夫人的话,末了,补全句尾,“嘿嘿嘿。”

 

这算什么建议啊!!

神仆在心里掀桌。

 

你们这些家伙不要因为呆在元素神大人的魔法范围之外就有恃无恐了啊!

 

神仆又慌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元素神大人是不喜欢听这种庸言俗语的——果然,元素神大人皱起的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不,等一下,大人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


鲜红的眼瞳好像要涌出火焰,但内里却感觉不到什么怒火,反而像是一种热烈到可怕的执念——

 

——不是吧??

神仆觉得自己的下巴要掉了。

 

但是他还没震惊多久,就见他的主人抬起手开始咏唱,那架势俨然是要展开超大型的魔法阵。

 

“等等等等大大大大大大大人您要做做做做什么啊——!”

“先将此夷为平地,通过之后再将时间回溯。”元素神大人的声音非常平静。

“万万使不得啊大人!!求您冷静一下啊啊啊!!”

 

神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住了元素神大人的腿。

他撤回前言,他希望艾温小姐快点回来,然后把元素神大人的神智也一起带回来。

 

28.

把不省人事的艾利送回去,我也醉醺醺地回到了家。

 

我摇摇晃晃地瘫在床上,对着窗外的星光开始胡思乱想。

 

找到工作之后,我就在帕罗米亚周围布置了一些陷阱。

 

布置这些陷阱消耗了我不少精力。

……我到底在干嘛啊?搞定一切之后,我看着布满机关的街道叹气。

 

被这个机关防着的人,他会过来吗?

——我希望他会,尽管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期待的。

 

我生气,我赌气,我逃跑,其实是因为我那卑微的自尊心在作祟。

 

——我希望他会来挽回我,我希望我在他心里还有些分量。

但我也很清楚,这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而已。

 

所以,我之后就再也没去检查那些陷阱了……嗯,薛定谔的元素神,他来或者没来全凭我自己意愿。

 

和艾利交流时,我一边纠正她对那个人的印象,一边重新认识了我对那个人的印象。

 

是啊,那个人不会那么做的,那个人不是骗子。

 

以人类的价值观去评价他的所作所为是不准确的——因为他是神啊。

他是真的认为——“那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足言表”吧。

 

所以,不是他的问题。

我悲伤、我难过,我逃到这里——全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啊。

 

我看着星空,流星在我眼中划过。

我哭了起来。

 

这是我离开神殿之后第一次哭。

 

29.

我看着星空,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梦里艾利还在陪我喝酒。

人在梦里都比较放肆,我看着给我添杯的艾利,吸了吸鼻子,然后哇地一声挂在她身上,语无伦次地把自己的委屈忘我地倒出来。

 

艾利一直耐心地听着,没有说话,直到我从放声大哭变成小声哽咽,她才轻轻地抱住我。

 

“……对不起。”

 

30.

“啪!”火焰拍打衣料的声音。

“哇啊啊啊——”

点点火光爬上了神仆的衣角,火光虽然不大,但顷刻间就把魔法纤维和龙鳞烧成了灰烬。

 

“抱歉。”元素神大人动了动手指,熄灭了盘踞在神仆外袍上的火焰。

 

神仆知道,刚才的火焰爬到他身上显然是因为元素神大人没能控制好魔力。但他又是何德何能享有元素神大人的道歉呢,于是他立马跪地说自己没关系。

 

元素神大人摇摇头不再说什么,随后又一次对着机关使用不知道用了多少次的法术。

 

神仆的袍子被烧了一半,风灌了进来,他缩了缩身子。本来到他这个层次已经几乎不会被气温所扰了,但是他消耗了太多魔力,所以身体也虚弱了下来。

 

仅仅只是维持一个魔法阵的他就已经感觉到精疲力尽了,那操持整个魔法的元素神大人呢?

 

元素神大人刚从另一块世界的战场归来就发现艾温小姐离开了,然后一口气都没喘地,就又投入到寻人行动之中。

 

神仆不知道艾温小姐在辞职书上写了什么,让元素神大人那么生气。

 

元素神大人累吗?他肯定累了,而且累得不得了,否则怎么会连这么低级的魔法都控制不了了呢。

 

“大人,您休息一下吧。”神仆劝说道。

“……”元素神大人持续施放着火焰,没有理他。

 

“大人,艾温小姐的机关就是需要一点点魔力将之缓缓侵蚀的,您只要留个火种就好了。”

“……”燃烧着的火光在元素神大人的脸上投下阴影。

 

“大人!”神仆豁出去了,他突然想起了他的那个KY同事——如果在场的是他,他会怎么说呢?

“大人,您到底在和什么东西置气呢?”

 

火焰一窒。

 

“冷静一下吧大人……我们的时间确实宝贵,所以更要养精蓄锐以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您现在做的事除了更快地消耗掉自己的精力以外就没有别的作用了……”

“您希望……当您好不容易找到艾温小姐时,让她看到的却是您憔悴虚弱的样子吗?”

 

“……”


火焰熄灭了。


元素神大人颓然地垂下了手。

 

“抱歉。”他说,“吾冥想片刻。”

 

31.

“大人,您打算就寝吗?”神仆看着躺在草地上的元素神大人,思考着要不要给他弄张床——不,干脆直接做个宫殿……

 

元素神大人望着星空,不置可否。

 

神仆是希望元素神大人能睡一觉好好休息的——话说,神会睡觉吗?


“大人,您说不定可以去艾温小姐的梦里呢。”

元素神大人闻言只是苦笑了一下——他要是能去到那死丫头的梦里,早就压着她把她揪出来了。

 

今天的星空非常澄澈,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天狼星。”

“……哎?”

 

神仆听到元素神的声音,然后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天空。

 

天狼星?在哪里?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颗星?

难道自己的星相学没有学好?所以元素神大人特地来指点他?

 

“无论什么星,最亮的便是天狼星。”元素神大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这下神仆明白了,元素神大人在自言自语,起码没在和他说话——元素神大人会用这种语气说话的对象,他再清楚不过了。

 

“两个人若是在同一片夜空下,注视着同一颗星……”元素神大人喃喃道。

“哪怕是离得再远,他们也能在梦里相见。”


32.

我请假了。


宿醉外加在梦里嚎了一晚,睡了等于没睡一样。


刚刚去照了一下镜子,觉得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我今天都不要出门比较好——不,连房间都不出是最好的。


不过发泄一下果然还是有用的,起码我的心情已经好了不少。


我现在是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失恋的人会投入到工作之中或者去四处旅行了,并不是为了告诉那人自己过得有多好,而是怕一闲下来就会想到那个人。


艾利也体谅我这一点,所以给我推荐了一个类似图书馆大使的工作——专门去世界各国的图书馆交流的使节。


我听着窗外的鸟鸣,下了决定。


等这次休息好了就去找艾利接这份工作吧。


去别的地方看看。


33.

清晨,阳光还未能穿过晨间的雾气,神仆迷迷糊糊地醒来,见元素神已经站在前方,手里拿着报废的装置。

他看着装置,神情严肃……又有些悲伤。

那是和昨晚神仆闭上眼睛之前看到的完全不同的神情。

 

看到神仆已经醒来,元素神大人将装置收好,语调又恢复成以往严肃的样子,“走罢,时间不多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