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封面纳纳子by魔方鱼
恋爱脑玛丽苏,bg战士不吃腐。
产粮首发微博大小号,也叫米叔叔。
没节操爱爬墙。
纳纳子我老公!
是个亲切的痴汉。
详细属性戳↓

【elona元素神乙女向】伊尔瓦最凶恋爱危机(1)

※被NOA开发的外传性游戏LOST9中透露的情报强烈动摇之后写的自嗨文

※cp:元素神伊兹帕鲁特x玩家(名字叫艾温)

※私设如山,狗血横飞,放飞自我

※已完结隔日更安心跳坑

※最后会印本子去CP22场贩嗷!我本人也会去的!【疯狂暗示

※文中的伊耙子用的是原作设定的年轻形态

即伊耙子·lily【喂

【最近都在肝这个本所以其他暂时放置】

【elona超好玩的大家快来玩啊qaq】


===========以下正文========

***

元素神伊兹帕鲁特:

最古老的神明,即便在神明之中也有着极高的声望。对未能阻止婚约者欧帝娜的死而自责,自暴自弃的时期也是有的,不过最近开始恢复了。

———《伊尔瓦永恒盟约诸神简介·初版》

1.

“不,我对暗恋对象的前未婚妻是我朋友这件事一点也不在意。”

“说到底我只是暗恋人家而已,连在意的资格都没有吧。”

“退一万步来说已经是前任的关系了而且我那朋友失忆了完全不记得这事。”

“所以我完全没必要为这件事消沉嘛。”

“……”

“……”

“操蛋。”

“老子不干了,老子要辞职!”

第二天,神仆们看到他们的神主大人黑着脸捏着个纸片在殿里绕来绕去,这冒出的低气压把沿路的石柱都压裂了。

2.

我他妈就不该手贱的,去翻什么永恒盟约八卦史。

好的,所以我辞职了。虽然是单方面的。

——但其实那晚我好像是喝了点酒,所以我也记不清我那辞职书是怎么写的了。不过这点细节不用在意,造成的结果一样就行。

我写好辞职书之后把它和钥匙一起放回了保管箱,接着带着全部家当连夜逃离了元素神神殿——不,辞职官员的事,哪能算逃呢!

路上我数了数家当又对比了一下物价,到底是神主大人手下,油水还是很丰厚的。就算我只是一个图书管理员,这些日子攒下来的积蓄也足以我在伊尔瓦大陆横着走了。

我坐在敞篷的马车上,眺望着星空,心里盘算着先去哪里落脚,在数过第九个星座之后,我决定了目的地——特尔斐。

人失恋了就要好好放纵一下——我早就想试试了。

3.

到了特尔斐,我走入当地最大的酒吧,掏出钱袋子豪情万丈地让老板带来这里的头牌帅哥,老板的眼睛比袋子里的金子还亮,一口气拖了十来个帅哥。

“买十送一,假一赔十!”老板搓手,“客官不考虑一下办个VIP金卡吗?”

我把酒吧最贵的酒砸在桌上:“全给老子来最好的!”

于是就有了我与一屋子半裸美男无言相望的画面。

我此刻再一次认识到了我的有色心没色胆,被这一屋子男人虎视眈眈盯着让我觉得我才是被买的那个。

啧,自己买的男人跪着也要处理完……等等,买的人是我我怎么能跪呢!

我对着搔首弄姿的男人们咳了一声,“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吧。”

于是男人们挨个报了名,回答方式各种各样,妩媚的叫“人家”,魁梧的叫“本大爷”,嗯,一个个都很符合人设,不愧是专业的。

我强使自己冷静,说真的我其实不太擅长对付男人,我催眠自己把他们都当成猪肉白菜,然后用审视的眼光看向他们。

这一招还挺管用,我那波澜不惊的眼神成功给我塑造了一个资深女票客的形象。

我将目光落在一个纤细的美男子身上,“你,举起手来。”

他闻言殷勤地摆了个POSS。

“你弹过鲁特琴?”我问。

他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为什么现在不弹了?”

“家里没钱了。”他说,“母亲的以太病治不好。”

我哼了一声,从我的口袋里掏出一把鲁特琴丢给他,“弹弹看。”

他接过琴乖乖弹了起来。

“还行。”一曲过后,我评价道。

“谢谢您。”

“这把琴送你了,你想弹给谁就弹给谁听吧。”我注视着他,“你的音色值得更好的回报,但机遇需要你自己去抓。”

他抬起头,眼睛亮了亮,“谢谢大人。”

“退下吧,你再好好练,练完了我再听。”

待那人退下后,我又将视线转向其他男人——

就这样,不知不觉我花了一晚上时间喂了一堆鸡汤,男人们带着被开解的表情悉数离开了。

妈嗨啊!给图书馆的图书分类的职业病又犯了!

在神殿的工作给我不少的锻炼,我现在的实力也到了能横行伊尔瓦的等级,不过我已经三四天没睡了,也到了极限。

等最后一个男人彻底走远,我对着窗外投进来的阳光打了个呵欠,然后扑通倒下,睡了过去。

4.

元素神大人一边绕神殿,一边拆柱子,在场的神仆们没一个敢去劝阻的,只得一个个跟在他后面,他拆一根,他们补一根。

在把整座神殿的柱子拆了个几十回之后,元素神大人似乎终于回过了神。

“……她去哪了?”元素神大人沉声问道。

“啥?”忙着补柱子的神仆一愣,然后被同僚踢了一脚。

“棱镜院的管理员,去哪了?”

神仆在被踢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元素神大人在问什么了,他悄咪咪地和踢他的那个交流了一下视线,觉得说实话比不说要痛快些,就道:“回大人,三天前我们有看到她在整理行李。”意思是除了知道那时她就有远行的打算以外,其他都不知情。

“为何不向吾汇报?”元素神大人一瞪。

——当初觉得没什么不对嘛,您又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再说了您不也经常带她出差吗?

这句实话神仆们觉得不说比较好,就道:“是我们疏忽了。”

元素神大人拧了拧眉心,大手一挥:“二级以上神仆速来开会,以下的去收集情报。”

5.

白天睡觉就是不好,睡眠质量差得一笔。

我迷迷糊糊地做了好多梦,多数都和他有关。

我是个好强的人(说白了就是别扭),所以在知道那件事的时候还强行冷静了几天,不过我那玻璃心最终在各种心火的灼烧下爆炸了。

失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呸咧!

总之我还是逃了,我怕自己看到他会更伤心。我不是那么豁达的人,一时半会还放不下。

而且说了我性格好强嘛……凭什么他不喜欢我啊!

……好吧,这句话也是我装腔作势啦。

我走得这么干脆,也是因为知道我绝对比不过我的朋友、他的前妻的。

他们分开也不是情感出现了破裂,相反,他们关系好得很……在知道这件事之前,我从未见过那样的他,甚至无法想象那样的他。

因此他的人设在我心里崩了,我的心态也崩了。

我叹了口气,本来我的单恋注定是无果的啊,癞蛤蟆怎么配得上天鹅呢,何况对方还是凤凰。

在床上摊了一天,我又闲得走出了房间。

特尔斐别名罪城,这里是罪犯的乐园,没有守卫,治安混乱,你在这见不到半点和秩序有关的东西。

没人会想到以高雅端庄闻名的神主大人的手下会来这里笙歌一夜吧。

想到这里我还有点小兴奋呢。

赶跑了偷东西抢东西的小混混和强买强卖的奸商若干,我又觉得有点无聊了。

说到底我来罪城就是为了爽一爽的,现在男人也玩过了(勉强算是玩……吧),这座乱糟糟的小城市已经没什么吸引我的了。

我看了看不远处的市民公告板,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6.

神殿顶的会议室内,气氛一触即发。

坐在尽头的元素神大人十指交叉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的脸则是越来越黑。

一个个报告结束,棱镜院管理员的去向依然不明。他身边的神仆们内心非常不安,尤其是靠窗的那个,他的不安倒不是因为神主大人近乎实体化的黑气,而是他边上的同僚。

这位死鱼眼同僚因为勇于直言不讳而受到元素神大人的赏识,元素神大人遇到一些难以取舍的问题时都会问过他的意见。

但,他直言的结果往往不是什么好事,不如不说。因此众神仆们一致认为此人与其说是忠心耿耿,倒不如说是性格恶劣,或者压根就是ky。

神仆在内心许愿神主大人把那家伙忘了,不要问他的意见。

不过,他的神并没有听见他的心声。

“找到她离开的原因了么?”元素神大人的视线投了过来。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神仆说道,而他身边的同僚已经开始合掌祈祷。

“我通过她的阅览记录找到了她看过的最后一本书。”说着,神仆把这本书放在桌上。

神仆们看到这本书的封面之后心下已经了然了个七七八八,身上的冷汗从溪流变成了瀑布。

元素神大人手指一勾,那书就飘到了他的面前,他把书翻了一翻,先是了然地挑眉,又是不解地皱眉。

“……若说未婚妻一事,于神而言再正常不过了罢,况且如今吾与爱神……治愈神已经没有任何因缘了。”这话不知是元素神大人对自己说的,还是对某个人说的。

“不,我想实际情况要比您想的复杂。”说话的神仆面无表情,挂着瀑布的神仆们已经思考准备后事了。

“怎么说?”元素神大人虚心求教。

“爱神大人是治愈神的前身,而治愈神是那位小姐的好朋友。”

“……哪又如何?”

“书上记载着您为欧帝娜大人的死感到自责且自暴自弃。”

“……”元素神皱皱眉,显然没能得到神仆说的点。

在座的神仆们早就知道元素神大人不懂人心了,否则他的恋爱之路哪会这么坎坷。神仆们期盼着站着回答的那个点到为止就可以了,要知道领导人一般都不喜欢自己的无知被点破的。

当然,如果那人点到为止就不是那人了。

“那我换一种说法吧。”面无表情的神仆说道,“假设艾温小姐的未婚夫是欧巴德斯大人。”

元素神大人的太阳穴微不可见地一突。

死鱼眼神仆说话都不带喘的,“艾温小姐和欧巴德斯大人关系密切,经常出双入对,其中的默契不用言明,然而欧巴德斯大人因为艾温小姐的疏忽过世了,艾温小姐因此非常自责,并且自暴自弃地用掉了全部的存款。”

“若干年后欧巴德斯大人苏醒了,忘记了前尘。他虽然忘记婚约这件事,不过和艾温小姐的关系还是很好,并给了她很高的评价,艾温小姐也经常对他露出温暖的微笑。”

“这时,突然知道他们俩有段婚约的您,会怎么想呢?”

可以说这位神仆的类比非常贴切,起码不懂人心的元素神大人现在是懂了——以中央大殿坍塌为代价。

“叫你皮!叫你皮!”从废墟里爬出来还有一口气的神仆泪流满面地拍着同僚的脑袋。

8.

“所以说,十个冒险者,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已经死了。”我语重心长地对坐在我身边的小姑娘说。

“这话也可以用在男人上。”

名叫格温的女孩露出了幻灭的表情。

从我进入这个叫约恩的农村开始,这个小姑娘便缠着我讲冒险者的故事。看她对冒险生活充满向往的样子,我怎么忍心这颗清纯天真的心被现实污染呢?

所以我事先给她打了预防针,这没毛病。

当然,我也不想打击她,所以我又劝说道:“这只是目前的情况啦,现在的冒险者们个个三观不正,正需要被好好地纠正呢。”

“而我觉得,你可以成为这个纠正他们的人。”我摸了摸她的头,“现实辜负了你的期待,但是你可以自己去实现你的期待。”

格温的眼神又恢复了神采。

“所以你不能等着冒险者带你走。”我继续道,“你应该自己变强,自己走出村落,去纠正他们。”

被灌满了鸡汤的女孩仿佛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她中气十足地说道:“嗯!我会努力的,艾温姐姐!”

“很好。”我点点头,又翻了翻我的口袋,“这个哑铃你拿去,一边拿着它一边用跑步机,你一定会成长为大猩……超级强的冒险者。”

格温兴奋地接过哑铃,向我道谢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去找跑步机了。

送走了小女孩,收下一堆朴实自然的纪念品(一大堆地瓜)之后,我思考着下一个目的地。

是时候回去了,回帕罗米亚。

9.

“她没来我这里。”银发的美人不耐烦地抱着胸。

“……”元素神大人闻言眉头纠得更紧了。

“你们这波人今天已经来了三次了。”美人说,“她逃到我这那么多次,你见着我哪次包庇她了?”

——你们这么闹腾到别人家里也不觉得丢人……这话蹿到她喉咙口又被她咽了下去,话不能说得太早,说不定哪天就轮到她了……呸、呸!

美人看着愁眉苦脸的元素神,说真的如果他是第一批敲她门的,她还乐意嘲讽他一下,但她现在已经没这个心情了。

“……你最好再仔细想想。”美人说道,“或许线索就在你的手中。”

“她做事向来不怎么干脆,喜欢留后路……你要相信她。”

元素神思索了一会,突然茅塞顿开。

“万分感谢。”他的声音还留在半空,人却已经不在了。

送客之后,美人回到房间。

“也不知道他俩又在搞什么事。”她趴在摆弄着机械臂的人的背上,“你说我这人情值多少呀。”

“全部电气开销,两百年起。”回答她的声音没有起伏。

“等等,所以为什么占便宜的是你啊!”

那人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

美人一边在心中嚎叫“卧槽他怎么这么帅”一边装腔作势地瞪了回去。

那人放下手中的工作,把她圈在怀里,“想知道他们之后会发生什么吗?”

“……这样不太好吧?”她露出难色,“这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嗯。”

“我想要个毛茛形状的探测机。”

“嗯。”

无起伏的的声音又补充道:“花瓣最多五片。”【注1】

“嘤……”

10.

元素神大人雷厉风行地做好了下界的准备。

边上的神仆问道:“大人,您这是要去哪。”

“帕罗米亚。”

11.

来到帕罗米亚,迎接我的是一大块红地毯,以及满城的花柱子。我一度以为是我的身份暴露了,毕竟元素神殿大图书馆的管理员这个职位也勉强算是个有分量的大官了,讲不定百年之后我那小破屋就成了伟人的故居呢。

但问过之后我才知晓,原来是在我之前有某位大人物来到了这里,不过他只呆了一会就离开了。

他前脚走,我后脚来,所以这用来招呼他的阵仗还没来得及撤。

我安心之余又有些失落,还什么大图书馆管理员呢,已经辞职落跑的我现在毛线都算不上。

帕罗米亚是我的故乡,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还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要找我去做元素神神殿的祭司助手,一脸懵逼地被招呼走了,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

两手空空地去,两手空空地来……不对,其实我带了很多东西回来,只是也在哪里落了很多东西而已。

我回到家,和家人扯了一堆有的没的,然后暂时安顿了下来。

12.

元素神大人刚来到帕罗米亚不久,就收到了神仆们的消息。

“……究竟是何事?”

神仆们发的是紧急通报,但真的和元素神大人联系上之后,一个一个又都变得支支吾吾的。

对此,元素神大人有些不耐。

“我们发现了市面上流通的一种货币,其中一批带有我们神殿特有的元素。”回答他就是那个直言不讳(简称KY)的神仆。

带有他的元素的货币……使用者是谁元素神大人自然猜得到,“源头在哪?”

“特尔斐。”

“………………”

通讯的另一头,其他神仆已经抱头思考起了遗书的内容。

“……还有么?”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去调查了一下,几日前特尔斐来了一位出手很阔绰的年轻女性,橘色头发,紫色眼睛。”

“………………”

“来的第一晚,她一口气买了十几个男人。”

“…………………………”

之后元素神大人再也没有回音,而他的反应已经货真价实地反映去了神殿。

“我想辞职。”从废墟里爬出来的神仆奄奄一息地说道。

13.

在家里宅了几天之后,我决定去找个工作。

于是我把简历投去了帕罗米亚的图书馆。

不得不承认我还是非常热爱图书管理员这个职业的。

没过多久,我就收到了回复,接待我的是一位叫艾利索缇亚的知性女性。

其实她名字挺拗口的,不过拜我之前的工作所赐,我已经练就了一番记名字的本事。

“我看了你的试题答案,非常出色。”她说,“你的简历上说你在元素神神殿当了几年祭司助手,同时在棱镜院做了好几年图书管理员……棱镜院是?”

我说了大实话:“一个私人的图书馆啦,没什么名气的。”

“是这样啊。”艾利索缇亚点点头,“祭司助手说忙也不忙,也的确有很多贵族拥有私人的图书馆,但私人图书馆和我们国立的不同,里面的藏书一般精又比较偏门。”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有能在国立图书馆工作好的自信。”

“这点我信得过你。”艾利索缇亚扬了扬我全是勾的面试试卷,“但帕罗米亚图书馆毕竟与国家关系密切,我们有必要确保安全。”

我表示理解。

“恕我失礼,你能告诉我你离开之前工作岗位的原因是什么吗?”

我沉默了一会,露出一抹黯然销魂的笑,“男人,都是骗子。”

艾利索缇亚也不再说话,她无言地注视了我一会,然后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来上班吧。”

=====

【注1】狱是UT的小花厨

※文中的【纪】是以万年为单位的,代表了一个文明从诞生到毁灭的历程。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