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封面纳纳子by魔方鱼
恋爱脑玛丽苏,bg战士不吃腐。
产粮首发微博大小号,也叫米叔叔。
没节操爱爬墙。
纳纳子我老公!
是个亲切的痴汉。
详细属性戳↓

【梅林乙女】梦之槛

随手摸的梅林鱼。

1.短篇已完结,请安心跳坑!x3

2.混合世界观,私设一大堆

3.FGO梅林乙女向,没有明确的女主描写,欢迎随意带入

4.其他OOC啥的客套话我就不说啦

5.因为相关展开在比较后面,推荐看完了再回味一下【你

↓↓以下正文↓↓

================

0.

梦境是逃避现实的地方。


少女坐在不存于现实的花海之中,抬头仰望高高的天空。

风传来花朵互相摩挲的声音,其中有一个声音比较特别。


“又是你啊。”少女顺着声音回头,露出无奈又好笑的笑容,“你怎么又来了?”


1.

魔术师拥有一半的梦魇血统,故而拥有干涉梦境的能力。


"早呀。"他带着温和又松散的表情坐在少女的身边。

“早什么早,现在明明是晚上。”少女嘴上抱怨着,却也没对魔术师的靠近表示不满。

魔术师指指天,“在‘这里’,还是早上呢。”


“那也是你搞出来的吧。”少女说,“你每次都要把这弄成蓝天花海的样子。”


“这里灰蒙蒙的,所以我就想稍微装饰一下。”魔术师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有别于现实,梦境更加便于乱来哦?是能轻易实现现实中无法达成的心愿的理想乡哦?”

他弯下腰,手支着脑袋,“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当然是要往美好的那一边发展吧?你不喜欢这里吗?”


少女摇摇头,不知道是否定哪一个。


“你这人真过分。”她努努嘴,“你既然知道这里是能让人沉迷于梦想的理想乡,为什么还要反复提醒这是梦而不是现实呢?”


“哎呀哎呀……”魔术师低声喊了声“失策了”,不过他的表情却看不出任何的波动。


2.

少女和魔术师经常在梦里相见,虽然他们在现实之中也有过接触,不过梦境到底和现实不同,清醒的神智在这里变得模糊,各种坚硬如利刃的关系在这里变得暧昧不清,梦境里的人总比现实更加坦诚,所以在梦中他们交流的话题也往往和现实截然不同。


“你似乎有什么苦恼。”魔术师从少女的脸上看到了愁色,“是关于‘那个人’的么?”


“唔嗯……”少女踟蹰了一下,说道:“你曾经说过你喜欢帮忙恋爱上的烦恼吧。”


“是呢……嗯?难道说?”


“我好像……”少女有些难堪地那头埋了下去,“喜欢上那个人了。”


一阵风吹过。

一片又一片花瓣倒映在魔术师微微睁大的眼中。


*

这不是让人意外的事情。

从之前的对话之中,魔术师早就猜测到了之后的展开。

可以这么说,他比少女本人更早地发现了这段恋情。


毕竟魔术师观察了无数的人类,毕竟魔术师的另一半血统来自人类。


不过,真的从她口中听到,还是让他有些惊讶。


“啊啊啊怎么办啊……怎么会这样……”少女颤声着,“我一开始可是很讨厌他的啊!”


烦恼着的少女让魔术师觉得非常有趣,他笑着说:“哎呀,恋之花可是世界极美之物哦,这不是挺好的吗?”

“一点都不好!喜欢他就好像自己输了一样!”


“怎么会呢,不去表白的话也不会知道结果呀。”魔术师拍了拍少女的肩,“说不定对方也喜欢你呢?”

“……不会的。”少女的声音突然低了许多,“他不会喜欢我的。”

“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小姑娘很可爱哦——哎痛痛痛,不要拧我的耳朵啦——”

“你这家伙,对谁都说可爱吧!”

“哪有,我也是会挑人的——诶痛痛痛我错啦!”

在魔术师不断的求饶之下,少女带着胜利者的神色放开了他。


少女坐回原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注视手中的一朵花蕾。


“再可爱也没有用啊。”她喃喃自语。

“那个人,不会爱上人类啊。”


3.

人类的执念来自于他们得不到的东西。


在梦中,尽管多数都是抱怨,不过少女关于“那个人”的话题仍是与日俱增。


哪怕每一天她都十分肯定对方不会爱上自己,她仍会一天比一天更加喜欢对方。


“你真的很喜欢他呢。”魔术师嘟嘴,“真羡慕那个人。”

少女用手肘推了推他,“少来,你和他半斤八两!”

“嗯?这样吗?那就很难办了……”

“……怎么?”

“我也不好说小姑娘是眼光好还是眼光差了——哇痛痛痛我错了我错了!”


魔术师自封为少女的恋爱顾问,其实没少为少女的恋情出过力,但少女却总是用近乎固执的态度否定了他的每一句鼓励。


“他每天都在用行动拒绝我。”少女说。

“他是有了意中人?”

“……我想没有吧。”

“既然没有,那你还有希望呀。”

少女苦笑着,没有转了转手中的花蕾,没有回话。


*

魔术师注意到了少女手中的花蕾。


少女则注意到了魔术师的视线,她转向魔术师,“你说这个吗?一个花蕾而已呀?”

“原来这片花海也有花蕾呢。”魔术师感叹道。


“你感叹什么,这是你自己布置的花海哎。”少女失笑,“它又不稀奇,每次我都能在身边发现它。”

“是呢……”魔术师喃喃道,“花这么多,出现花蕾也没什么奇怪的……”


魔术师施展的是“让此处开满花”的魔术。


花蕾,算是魔术的效果之一么?


他有些意外,却没有在意,也不曾向少女提及。

这是梦魇的魔术,人类可能无法理解。


魔术师转了个话题,问出了一个他早已知道答案的问题:“知道他不会喜欢你,你为什么还这么执着于他呢?”


“这种事情控制不住的呀。”少女给的也是他熟知的那个答案。


魔术师觉得他大概不理解。那种心情或许在他那另一半没能继承下来的人类之血里。


“嗯……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魔术师暧昧地笑了笑。


“……我不喜欢你这种表情。”少女板下脸,但心情看起来不坏,她只是单纯地在和魔术师交流她认为应该严肃看待的话题,“爱欲这种东西不论是是梦魇还是人类——甚至是神,都能拥有。”

“那不是人类的专属。”


“你认定自己不可能,把自己关了起来,那当然是永远不会理解的了。”少女转动着手中的花蕾,哼了声,“我觉得每个人、每个生命,生来就是花蕾,在绚烂的时刻绚烂地绽放……而你老用这种置身事外的表情看着我,让我觉得我被小看了。”


“原来如此。的确,你说的很有道理……”魔术师沉吟着,然后对着少女行礼,“真是失礼了……My Lady。”


“毕竟,那只是‘没发生’,而不是‘不存在’。”


*

魔术师的致歉让少女又一次露出胜利者的神色,她将手中的花朵伸了过去,说道:“你让它开花,我就原谅你。”


“唔……这还真说不准呢。”魔术师接过花朵,“我试试看。”嘴上这么说着,却未露出难色。


魔术师低吟着咒语,按了按花蕾。


托着腮注视着魔术师细长的手指划过花苞,少女鬼使神差地问了句:“你有过喜欢的人么?”


魔术师的动作一顿,他没有抬头。

“或许我有喜欢的人哦。”声音很轻,但足以让彼此听得清楚。


话音一落,他听见少女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然后,狂风大作。


风吹散了天空,刮开了花海。


视野内满是呼啸着的花瓣,彼此的身影逐渐被花瓣淹没。


少女的声音通过花瓣传了过来:“你看你这话说的,吓得我都要醒了。”


“看连你自己也受不了了吧,把这里弄成这副样子。”


“不过,你就试着以此作为开始吧,魔术师大人。”在花瓣的缝隙之间,魔术师看到少女抬起手,指着他手上的花蕾,“下次,记得让花蕾绽放啊。”


4.

花蕾最终没能在魔术师的手上绽放。


因为它自己盛开了。


——也不能说盛开,只是和之前严实的样子相比,有了些要开的迹象。


大概就是所谓的“含苞待放”吧。


“不要你帮忙了。”少女像是护着什么宝贝一样地抱着花蕾,“我要看它自己开。”

“你怎么知道它就是你上次拜托我的那朵呢?”魔术师问道。

“我说是就是啦!”

“好吧,毕竟是小姑娘你难得的任性呢。”


魔术师和之前一样,与少女并排坐在花海间,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闲话。

而少女则和之前不同,她看向魔术师的次数有些多。

几次欲言又止之后,她暗自吸了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地,往魔术师那边靠了靠。


是肩膀能碰到肩膀的距离。


“我觉得我或许有些……那个、希望。”少女有些羞涩。

“嗯?是说你的恋情吗?”魔术师笑着问,“怎么突然就有希望了呢。”


“我原以为他是不会爱上人的,但是……咳、总之不久之前我把他骂了顿,然后他就有点开窍了。”

“那真是可喜可贺。”

“有些人就是欠教育。”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

“所以……那个,我觉得应该再给他点明显的提示。”

“哎……是指……”魔术师看向耳根发红的少女,“要去表白了吗。”


“咳、我觉得,他应该注意到我的心情了……而且多多少少……就是那个,有点喜欢我……”不知是因为不擅长,还是心里没底,少女说起话来支支吾吾的。

“这是好事啊。”魔术师点点头。

“但是……那个……”少女又吸了一口气,“我其实也不是很自信啦……所以……”

魔术师饶有兴趣地歪头,“所以?”

“你你你能不能帮我稍微、看一看?”


少女似乎是豁出去了,为了壮胆,她满脸通红地直视着魔术师,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袖子。

微颤的身体和湿漉的眼眸,让魔术师想到初生的小鹿。

她的表情让魔术师感到有趣……不,如今该说是可爱。

“嗯……确实魔术师和占卜脱不开关系啦。”魔术师握住了少女的手,“好的,如你所愿。”


*

魔术师告诉少女。


“没问题的。”


无论结果如何,少女都对魔术师给出的答案深信不疑,因此,当得到这个答案之后,她激动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这么相信我是好事啦——”魔术师失笑,用手指捻了捻少女的眼角,“这让我有点害羞了。”

“你这人脸皮这么厚,怎么会害羞。”少女看似埋怨,却是笑容满面的。


“你这次表白胜算很高……不过——”魔术师话锋一转,变得严肃起来,“千万不要送花。”

“诶?为什么?”从少女惊异的表情来看,她果然是打算送花的,“可那个人喜欢花啊。”


“喜欢和收到礼物是两回事哦,对于男性而言,花朵是用来献给喜欢的女孩子的。”魔术师切回了通常模式,继续道, “是我的话,也不希望收到花呢。”

少女几乎是立马接下了话:“那你喜欢什么?”

“这个嘛……”魔术师露出了招牌式欠揍的笑容,“当然是她自己绑上缎带乖乖地在床——呜哇好痛痛痛我错了我错啦!”


*

“——总之,如果是我呢……她不需要花心思想送什么,陪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被要求“认真点”的魔术师如是说。


“真的吗?”少女没有出声,不过她的表情已经很明显地表露了她的想法。

“这点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啦。”魔术师按了按少女的手,“总之听大哥哥的话,花是不行的,pass哦。”

“好吧……”少女看着他的目光将信将疑。


少女低下头又开始拨弄起手上的花蕾,应该是在思考魔术师的意见的可行性吧。


“说起来,你喜欢什么花?”

“诶?”


魔术师的话打断了少女的思考。


“你喜欢什么样的花呢?”魔术师又说了一遍。

“什么样的花……”少女出神地重复着,然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对上了魔术师温柔的视线。

“我……什么样的都可以……!”随后大概是对自己的答案不满意,她“哎呀”了一声试图补救,但还是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停一下。”最终,少女打出手势,“抱歉给我点时间冷静一下。”


“那这样吧。”魔术师忍住自己的笑声,“我知道一种花,感觉和你的发色很合适——所以花朵就由我决定,你觉得如何呢?”


风轻柔地抚过花海。


少女那时候并没回话,但是那洋溢着幸福的表情深深地印在了魔术师的记忆里。


5.

少女应该是微笑着从梦中醒来的吧。


接下来,有了魔术师占卜结果的她,会立马去‘那个人’面前,她会习惯性地吸一口气,然后把精心准备的表白台词忘得一干二净,将自己的感情化为最笨拙又最直白的表达。


早有准备的‘那个人’则会温柔地抱住她,为她的发间插上他准备好的花。


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一个美丽的故事。


应该是这样的。


6.

但少女并没有立刻去表白。


魔术师知道是什么阻碍了她的脚步。


这个事实让他烦躁。


7.

“你怎么还没去表白呢?”魔术师问道。


少女捧着花蕾缩在花海里,神色紧张:“……其实我还是没什么自信。”


魔术师拍拍少女的肩,“怎么会呢,你一定会成功的。”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魔术师和占卜脱不开关系哦。”

“……是么。”少女挤出一抹笑容,“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不准的话你得负责。”

魔术师弯下腰,“荣幸之至。”


“确实没什么时间纠结了。”魔术师的话让少女安心了不少,“我的时间和他相比真是太少了……所以更加需要抓紧才行。”


“而且……”她看了一眼魔术师,暗道:“我还有秘密武器。”


她小声的念叨并没有逃过魔术师的耳朵。


“秘密武器?什么秘密武器?”魔术师问道。

“啊……这个嘛……”少女将视线转向别处。

既然是秘密武器那怎么会告诉你呢!


“你要去街对角的花店?”魔术师语气一沉。


“什……”少女错愕地回过头。


“你……”她睁大了眼,“你怎么会……”


“果然……你还是要去买花么?”魔术师靠近少女,双手按在她的肩上,“我不是说了不要送花吗?”


他的声音比往常低了很多,这让少女有些慌乱,“什、什么?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为什么不要送……?”


“你为何记不住我说的话呢……我明明重复这么多次了。”魔术师的眉头锁在了一起,“不要去那家花店……不,你哪里都不要去,你只要乖乖地呆在这里就好了!”


魔术师抓着少女的肩膀,好像害怕她会从手中消失一样,越抓越紧。


他紧挨着她,在她的眼中看见了他自己。


带着愤怒、惊慌、和悲哀的他。


一个让人陌生的他。


他能感到一种无法抑制的情绪在冲击着他的理智,在拍打着他感情的壁垒。脑海中的悲鸣逐渐清晰,宛如巨浪来袭的前哨。


花海间的风夹杂着不安的味道,少女的恐惧已经化为实质。


她的瞳孔急速收缩。


她颤抖着,可能是肩膀被按得有些疼了,脸上没了血色。

紧握手中的花蕾,她一只脚已经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魔术师知道她想要逃开,他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松开手——


但是少女没有逃。


她疑惑着、犹豫着,最终伸出手抚上了他的脸。


“……你还好吗?”她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魔术师的脸颊。


风停了下来。摇曳着的花海又归于平静。


“好多了哦。”魔术师说道。


少女的指尖仍在发抖。

先前魔术师的态度让她感到不安,她应该从未见过那样的魔术师,也从未想过他会有这样的表情。


但她没有逃开,即便内心怕得不得了,她也不会离开他。

——因为,这是她喜欢的人啊。


“我总让你不安,真是抱歉啊。”将少女的感情尽收眼底,魔术师握住了她的手,“我来提前告诉你答案吧——”


不行。

魔术师的心底传来了声音。

你不能说……不能对她说。


——我知道啊。


魔术师知道他不应该说这句话,他不能说这句话。


但是他无法控制。


长年累月的执念汇成巨大的一束,盖过他所有的思绪。


“小姑娘,我对你——”


8.

“咔擦”


破碎的声音,是在魔术师说出那个字的瞬间响起的。


紧接着,是一连串令人头皮发麻的碎裂声。


“——”

没有什么辞藻能形容魔术师此刻的心情。


眼前的少女——作为破碎的源头,仍然是那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关切和心疼的——令人怜爱的表情。


她身上的裂痕越走越远,逐渐遍布整个世界,接着当到达某个临界点之后,整个梦境——天空、花海、还有少女,顷刻间,迸裂成了碎片。


碎片闪烁着光芒,在魔术师身边四散飘落。没有了美好的装饰,他的周围露出了梦境灰白空旷的底色。


他看到少女手中的花蕾从碎片中滑落,在一片灰白之中划出一道色彩炫丽的弧线。

然后落地,碎裂。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接着走向毁灭。


9.

“哎呀。”魔术师睁开眼睛,从床上起身,他摸了摸周围的墙壁,手心传来冰凉坚硬的触感。


“我又搞砸了呢。”


“你确实闹腾得有些厉害了,杂种。”一个声音从魔术师背后响起。


“嗯?这不是王……不,是两个王呢,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或者说差劲得不行的日子啊。”对身后两位的出现惊讶了一瞬,魔术师马上明白了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他也不点明。


——你以为我想来啊。

魔术师在两位王的脸上看到了这样的表情。


“我说你,也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再这么折腾下去,你的梦会变成麻烦的东西的。”其中一位王随手拖了个椅子,不耐烦地架起腿,“本王很忙的,没空给你擦屁股。”

“这点请王放心吧。”魔术师说,“我自有分寸。”

“你还有什么分寸?”王“嘁”了一声,“我看你早就疯了。”


“你应该搞清楚。”另一位王态度要温和许多,“她早就不在了。”


“我明白的。”魔术师笑了。


他比谁都清楚,她不在了。

她的时间永远停留在去往那家花店的路上。


10.

魔术师能看见许多,能知道许多,能感受许多。

但失去少女的落差感,是没有他经历过的任何一件事能比的。


她在的世界,和她不在的世界。

她在的过去,和她不在的现在。


她不在的现实。


永远留在过去的某个人。

永远无法再见的某个人。

永远无法知晓的某个人。


永远无法……


千里眼无法明白的茫然。

永生无法明白的死亡。


他切身感受到了这种疼痛。


为何会感受到疼痛呢?

是因为自己变得像“人类”了吗?


但一切都太迟了。

他总是后知后觉的。


他知道很多,但不知道的也很多。


人类生来就开始学的感情,他因为少女的提点,才刚刚开始学起。


他对这些新的情感并不熟悉。

他不知道是这是什么,只是觉得有趣而已。


于是,起初的他,看不懂自己的表情,听不懂内心的悲鸣,仍是抱着自以为玩乐的、自以为轻松的心情,留下了少女的一部分灵魂,将它种进了他的梦里。


灵魂带着梦境的记忆,在他的梦里生根发芽,重复循环着她与他共同拥有过的梦。


梦中的少女仍然鲜活,她继续担任着他的老师。在一次次的指导之中,他总算学会了新的情感。


于是,拥有这些情感的魔术师,有了一个新的目标。


11.

“你要为那不可能实现的目标折腾多久啊。”王说道,“你扣了人家一部分灵魂吧,你这么做的话灵魂也不能好好回收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等我注意到的时候我能用的灵魂只剩下这么多了。”

“重点不在这里吧!”王拍桌。


“你真的认为你这么做合适么?”另一位王端正地坐在一边,“每一次失败,都会对那片灵魂造成不小的负担吧。如果哪天那片灵魂也被消耗殆尽了,你又该如何自处呢?”


“你们都太严肃啦。”魔术师耸耸肩,“梦境和现实不一样,在梦境中乱来是没关系的,毕竟它是能轻易实现现实中无法达成的心愿的理想乡嘛。”


“即便如此你也不断在失败不是么?”王严肃道,“经历过无数次失败的你应该比我们感受更深才对吧。”


“从她死去的那一瞬间开始,这个世界就没有你想要的那种未来。”

“那种未来已经被剪去。”

“连可能性都不存在了。”


“她没有说出口的话你永远听不到,而你未能对她表达的情感也无法传达给她。”


现实中这份感情永远没有归属。

魔术师的目标是错误的。


那句话已经变成了禁句,只要一说出口,就会立刻被世界否定。


“拥有梦之魔术的你应该明白,只要放开那片灵魂,彻底打造一个虚幻的梦境,那么你所希望的一切都能在梦里实现。”另一位王平静道,“为什么反复强调梦境与现实截然不同的你,要在梦境里埋入现实的碎片呢?”


“王啊,我想要的只是‘没发生’,而不是‘不存在’哦。”魔术师用轻松的语调纠正道。


“有些事情不去尝试便无法知道结果,若是因为认定‘不可能’,而不去碰触的话,那确实是永远都‘不可能’了。”魔术师似笑非笑地指了指他的眼睛,“可不能太依赖这个。”


“起初,这个梦非常脆弱,一触即碎。”

“但如今,已经到了能做出改变的地步了。”

“还差一点点……花蕾就将盛开。”


“那只是你魔术的造诣提升了吧。”王皱起眉。


魔术师仍旧保持着微笑,他“哎呀”了一声,不再回话。


前来的两位王也明白,交涉失败了。


没有人比眼前的魔术师更加漂浮不定,也没有人比眼前的魔术师更加固执。


他是为了赎罪,能将自己关在永恒的高塔之中的怪物。


区区数不清的失败而已,又怎么会让他产生动摇?


*

在架子上用魔力保护的花朵吸引了王的注意。

“花?你养着来做什么?”


“是要送给她的花哦。”魔术师说道,“颜色很好看吧,和她的发色很搭。”


“……”

两位王陷入的沉默。


他们无言地注视着魔术师。


一位平静无波——另一位,魔术师在他的脸上看到了惊讶与……怜悯。


“可悲的人啊。”王叹了口气,从身后的空间里拿出一张纸片,丢给了魔术师,“你自己好好看吧。”


在纸片还未入手的时候,魔术师就知道王丢给他的是什么了。

“王啊,没想到您还有私藏别人照片的兴趣,这可不——”


魔术师停止了言语。


剩下的话、接下来的思绪,大脑中的一切,都被眼前的现实打断。


如魔术师所料,王给他的是少女的照片。

但少女的发色,和梦中的她不同。

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魔术师想起了,这才是少女应有的发色。


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了王的声音。

“你的眼光已经糟糕到——觉得这两种颜色相配的地步吗?”


“灵魂在不断消耗,空余的部分被你的记忆填补。”另一位王的声音仍旧平淡,“你梦里的她不过是建立于她的影子之上的——你的思念而已。”


“啊,准确来说也不完全是这样。”王又说道,“那碎片到底是她的灵魂,即便你的记忆越来越模糊,属于她‘真实’逐渐被替换,但‘现实’仍然会被保留。”

“这么说的话,倒也还算是她吧。尽管你想要改变的东西恰是她存在的根本”王点点头。


魔术师看着照片,没有说话。


紫色的眼眸没于刘海投下的阴影里,晦明难辨。

哪怕是拥有千里眼的两位王,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好自为之吧。”王说道,“你与我们不同,你的问题处理起来要棘手多了。”

“你做得太过,会被除掉的。”


两位王留下告诫,便离开了。


12.

或许是自信过头了吧。


魔术师坐在地上,周围散开着关于少女的一切。

他一点点地看过去,一遍遍地回忆。

记忆中少女的一颦一笑,依然和现实中的一样。

还好,失误的只是发色。

说来也是,人的外表是最浮于表面的东西,而包裹在其中的灵魂,是没有那么容易忘记的。


魔术师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他仍能记得清清楚楚。

梦境的起点,梦境的源头,梦境的原型——那个曾经活着的少女是什么样的。


他也记得,过去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许多事情,过去的自己并不明白。在无数次反复之中,他才逐渐明白了少女的想法,他才逐渐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现实中的少女已经不在了。

魔术师摘取了她的灵魂,让她能活在梦中的世界。


少女的恋情,是她手中的花蕾。

花海间的少女,是魔术师梦中的花蕾。


魔术师一次次地在梦中与少女重逢,相知。

到如今,他已经能明白少女口中的‘那个人’是谁了。


若说他有没有过后悔,那自然是有的。

他也想过如果当初的自己用现在的心情去面对少女的话,结局或许会大不相同。


但追悔过去没什么意义。


更重要的是珍惜眼前。


13.

魔术师当然知道,王说的不是假话。


梦中的少女也不算是“活着”。

这只是她的、在梦境之中与他相处的记忆。


但,记忆也是有生命的。


起码“她”发生了改变。

“她”会根据魔术师的行为,做出“她”应该有的反应。


魔术师在无数次反复之中,将这个梦境逐渐稳固。


魔术师也明白,王说的那个“现实”。


那是被认定不该存在的东西。


所以,哪怕在一个记忆片段之中,他拼命地暗示、挽回少女;哪怕少女听见了他的声音,做出了回应——在下一个梦境里,一切还是从头开始。

那些新的记忆,在下一次相遇的时候,又消失了。


魔术师一次又一次地挽回,一次又一次地告诫,到最后都没能传达到少女那里。


当魔术师想要将那“不该存在的东西”告诉少女的时候,梦境便被现实击碎了。


已经失败了多少次,魔术师自己也记不清了。但他清楚,往后还会有更多吧。


执念来自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

越是无法得到,执念就越深刻。

何况她还近在眼前。


那是一种无法抑制的情感,那怕知道不可能,没有希望,就算一切都是徒劳,却还是义无返顾,每次都比前一次要深刻。


“要去找别的颜色的花了呢。”

回忆着少女,魔术师躺下身,缓缓闭上眼睛。


就算是他喜爱的美好在他眼前破碎、他爱护的花蕾在他眼前枯萎、他争取的希望在他眼前泯灭;

就算是每一次的经历对他而言都是一场拷问;


就算是他已经鲜血淋漓;


他都不会放弃。


进入梦境前,魔术师低语着。


——因为我……


14.

梦境是逃避现实的牢笼。


魔术师早已知道少女的方位。

她正坐在不存于现实的花海之中,抬头仰望高高的天空。


风将他到来的声音传到了少女耳边。


“又是你啊。”少女循声回头,无奈又兴奋地看着他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早呀。”半人半梦魇的魔术师温和又松散地坐在少女的身边。


——我永远也无法爱上的女孩。



——END——




==========

其实是梅林二宝沉船的产物。

这篇的阅读理解答案走这里

时间线很长,还有有什么问题随意可以问哒

评论(1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