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封面纳纳子by魔方鱼
恋爱脑玛丽苏,bg战士不吃腐。
产粮首发微博大小号,也叫米叔叔。
没节操爱爬墙。
纳纳子我老公!
是个亲切的痴汉。
详细属性戳↓

【FGO】只为自己爽的梅林乙女

【梅林X任何可以带入的女孩子】

私以为梅林是很难爱上谁的,所以就妄想了一下好不容易爱上了某人的魔术师被甩x

【此处略过几十万字梅林爱上少女的过程】

【此处略过几十万字少女讨厌梅林的过程】

【短,哦哦系,非常瞎】

【↑大实话】

*

半人半梦魇的魔术师历经千百年岁月之后终于学会爱。

但是教他爱的人却不爱他。

“我讨厌你。”

她的眼里满是泪水,无数复杂的情绪融于其中。


“哪怕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吗?”

他问。


她摇头。

“你太过恶劣。或许我曾经是喜欢过你的,或许我现在也依然喜欢你,但是厌恶占据了我对你的绝大多数的感情。”


“抱歉啊……”

他知道他做错了什么,甚至在做的时候他也意识到这是错的。


但他以为这能有所好转。

这是他盲目的自信。


归根结底他还是不了解人类。

他爱的不是人类,他爱的只是眼前的这个存在而已。


——所以她才讨厌他。

抱着旁观者的心情,与人类划清界限的自己。

他做不出能让一个人类开心的事情。


她会结识爱她的人类,然后步入属于自己的礼堂。

而适合他的,只有那座高塔和自欺欺人一般的空间。


他感到空虚,又觉得如被火烧般的焦灼。

知道了爱,却爱上了不会爱自己的人。

有了最想要的东西,却永远得不到。

明明近在眼前。

明明近在咫尺。

明明触手可及。

但是她不属于他。

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或许是对他的惩罚吧,他苦笑。

虽然,并不清楚是惩罚他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或许,不是她也可以。


反正他可以活很久。


或许他会遇见更好的。

或许他会逐渐把她忘记。


——有这么混蛋想法的自己,果然很混蛋呢。


但是这样的体质是神给他的唯一馈赠了吧。

享受它就好了。


*

然后,几百年过去了。

他还是一个人。

宛如被火灼烧般地,一个人走过了几百年。


他确实遇见了各方面条件比她更好的人。

他也确实对她的印象越来越模糊。

但是他还是放不下。


这份求而不得已经变成了一分执念,在他的心底扎了根。

想到她,就仿佛欲将根拔出一般,扯动了周边的泥土,发出颓靡的悲鸣

很不好受。


放不下,忘不了。

无法再次爱上其他人。


有的时候,他会迷茫。

在夜里一个人胡思乱想。


他比他想得更长情。


其实,他也没有忘记多少。

记忆中的她依然鲜明,仿佛伸手就能摸到。


所谓的模糊只是自我安慰而已。


毕竟,是这样的体质啊。


这样的体质是神明给他的唯一的灾难。


如果他是梦魇,就不会懂得人心。

如果他是人类,就不会不懂人心。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所以享受它吧。


尽管属于他的结局非常丑陋,但这并不碍于他去欣赏其他的美。


说到底,他是个糟糕至极的男人。


这样的他,连向神明祈愿的资格都没有吧。


*

今天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时钟塔下站满了跨年的人。

“为什么要来这种人挤人地方?你的脑子是不是被冻没了?”

“你以为我愿意喊你一起过来跨年吗?说实话跟你一起我都害怕沾上你的霉运!”

眼前一对男女走过,虽然他们一路骂骂咧咧,但他能看出他们是应该是珍惜着彼此的。


他居然也懂得这些了呢。

还是说是因为他们做得太明显了呢?


今年的跨年他也是一个人。

虽然平时不缺人作伴,但是在重要的日子里他还是想一个人。


特殊的日子里,找来不特殊的人,只会让自己显得更加可怜。

找一个不是她的人站在身边,那么这特殊的日子,也就不再是特殊的日子了。


钟声响起,人群欢动。

没有她的时间又增加了一年。

旧的已去,但是新的却也没来。


他不曾改变。


*

他看见刚刚的两人在钟声和欢呼声中悄悄地牵起了手。

他笑了起来。

好羡慕啊。

明明表面上关系差成这样,却也能够相爱。


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呢。


无人救赎,无人宽恕。

他一直一个人。

偶尔会悲伤,偶尔会彷徨。

无人知晓。


他后悔过,反省过,甚至绝望地祈愿过。

他希望能再有一次机会。

他一定会做得比以前好。


以前的自己未曾有过这些思绪。

他将自己幽闭于牢笼,他将牢笼点缀上繁花,他认为这里是理想乡。

行于何处,何处便开满繁花。即使身处地狱却依然被希望照耀。

他曾有这样的自信,让自己过得洒脱、愉快。


他也想过,再次遇见她,他会怎么做。

是在一处悄悄地祝福,还是干脆将她永远锁在身边呢。


如果,她爱上了他呢。


他不敢想。


巨大的落差,会让他更加难受。


自己要被惩罚到什么时候呢。

她什么时候才能原谅自己呢。


*

人潮逐渐褪去。

他坐在覆盖了雪的台阶上。

看上去有些萧索,但其实他并不寂寞。


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些人零星地缩在角落。

妄图沾染一些新年的气氛来让自己高兴,到头来只是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自己一无所有。


其实他并不是一无所有。

只是没有想要的东西。


蓦地,他心跳加速。

这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他知道是什么。


有谁在他身后。


他不敢回头。


“为什么还不肯放下?”

背后的声音问道。


“因为,即便绝望了,却也还抱着希望。”

即使是绝望的,告诉自己是不可能的,却还是抱着希望,为了这份希望,等多久都可以。


“你这是前后矛盾。”

“人类本就是充满矛盾的生物啊。”


回答他的是雪被踩踏的声音。


不知何时,雪下了起来。


“你似乎很了解人类。”

“……你有什么烦恼吗?”他问。


对方静默了一会。


“有一个故事,我心里知道应当以悲剧结尾,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让它变成喜剧。”

“有一个人,我心里知道应当永远都不要原谅他,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原谅。”

“明知这条路是错的,但却还是忍不住去走。”


“……人类就是这样麻烦的生物呀。”


“就算如此,你还爱着吗?”


他陷入了沉思。

他爱着吗?

他看着悠扬飘落的雪花,寻找着悠然飘落的回忆。


人类很麻烦,别扭又矛盾。


他想到刚刚在时钟塔遇见的那两人。


——可是,又很有趣。


复杂的情感,复杂的人生,复杂的故事,复杂的结局。


人类不仅拥有美好,或者说,除了美好以外他们拥有更多丑陋的东西。


他本以为他只喜爱美好。

他本以为他不喜欢人类。


原来有什么东西伴随着对她的思念一起在他的心底扎根了。


“我不清楚。”


这份感情还是一粒种子。


“但是,如果是以前的我,应该会一边笑一边糊弄着否定吧。”


“现在,我不好说。”


种子是否会发芽,会开出什么样的花,他还不知道。


“是么,即便是你也有不清楚的东西吗?”

“是啊,我并没有你想得这么厉害。”


许多事情,让他知道他是多么的无力。


“不过,我觉得我比起以前要有进步。”


“不信的话你可以来试试看哦。”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没有回音。


雪落无声。


他觉得他的心脏要挑出胸腔。


好久,背后才传来了声音。


“我从出生起,耳边便一直响起一个人的声音。”

“我从出生起,就会一直做同一个梦。”


“你这个人真是有够麻烦的。”

“我到底有什么好?”


“大概是因为……你是唯一能够教导我的人吧。”他缓缓道。


教导他什么是爱。

什么是爱一个人。

什么是爱着人类。


“其他人都不行,只有你能做到。”


“具体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我大概还要烦你一段时间。”


“……结果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对方仿佛在叹气。


他笑了几声。


是好久没有过的爽朗的笑声。


他站了起来,转过身。


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手已经超过自己的意识伸了出去。


“好冷。”对方抱怨着,却没有抵抗。


“一会就会热了。”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


不知不觉彼此都是一片雪白。


他由着这个拥抱随着飘落的雪花静静地持续。


“新年快乐。”

“嗯。”


“来年也请多多指教。”

“……嗯。”


今年的雪和去年的没什么两样。

今年的冬天和去年的没什么两样。


但总有什么在悄然改变。


不爱人类的魔术师试着去爱着人类。

不会原谅他的少女试着去原谅他。


并不是每一个故事都会迎来美好的结局。

所以才会迷茫,所以才会彷徨。

所以才需要去努力,去改变。

一切的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


却又理所应当。


end


*

*

*

“我可以住你家吗?”

“不可以!”


======狗尾续……=======


她感冒了。


在雪中站了许久是其一,被人抱着之后身上的积雪融化是其二。


她现在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而导致她这样的罪魁祸首却眉开眼笑地端着碗姜汤,对她伸出勺子,“啊~”


“我自己会喝。”

“我一直想这样试试看嘛。虽然比起喂你,我更想被你喂,但可惜的是我很少生病——”


这人果然还是好讨厌啊!!

她缩进被子决定把他屏蔽,却不想对方顺势就爬上了床。

心底有一丝本能的恐惧和不安,她开始颤抖。

不过和记忆里的他不同,他只是躺在她身边,隔着被子轻轻地拍她。


就像照顾一个孩子。


——他到底在哪方面进步了啊!


“喝掉姜汤和药就好好休息吧,早点把病养好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听见他平稳的声音,在被子里微微点了点头。

“再不好的话我只能采用特殊疗法了。”

“特殊疗法?”不祥的预感。

“比如全裸着抱在一起哈哈哈哈。”

“你给我下去,不要靠近我!!”


评论(5)
热度(122)